当前位置: 主页 > 上海 > 要闻 >

创新创业,e签宝风鹏正举

2019-06-17 11:14 消息来源:未知
  一场全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活动周,再次让主办城市杭州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。
  和大多数旅游城市不同的是,杭州并不是一座安分的城市。在新发布的《2019杭州独角兽&准独角兽企业榜单》中,杭州的独角兽数量已经达到30家,准独角兽的数量为138家,所有企业的总估值超过3300亿美金,在国内仅次于北京。
  相比于鱼米之乡、丝茶之府等古老的美誉,电商之都、算力之城、独角兽俱乐部,或许是近几年杭州人更自豪的标签。

 

  01 凭什么是杭州?
  2014年起航的梦想小镇,可以说是杭州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缩影之一。
  短短五年时间内,梦想小镇引进了紫金港创客、良仓孵化器等知名孵化器,1400多家创投机构,有1867个创业项目落地,其中166个项目拿到了百万元以上的融资,累计融资金额高达110.25亿元。在很多创业者眼中,梦想小镇不只是一个创业办公的场所,更像是一个孵化梦想的地方。
  或许正是基于这个原因,梦想小镇成为2019年全国双创活动周的主会场。在杭州,类似的特色小镇多达47个,诸如云栖小镇、玉皇山南基金小镇、人工智能小镇等等。
  总有人想要找出杭州创业热现象背后的答案,比如知名财经评论家叶檀将杭州的崛起归因于民营企业,在《钱江晚报》工作多年的潘越飞,也曾在一篇文章中将杭州创新创业的源动力归结为“宽容失败”。事实上,这样的结论并非是潘越飞的杜撰,稍微扒一扒杭州市政府有关促进创新的政策文件,“宽容失败”被提及的概率相当高。
  不同于其他地区的“政府推动”模式,杭州吸引创业者的思路是“我搭台,你唱戏”,比如投资咨询、税收优惠、财政奖补、创业基金等一系列专项服务,甚至为创新的考核标准中写下了这么一条:如果改革创新工作没有实现预期目标,但有关单位和个人是按照规定来进行决策和实施,并且勤勉尽责,没有牟取私利的,不会对有关单位和个人“差评”,也不追究有关个人的相关责任。
  如果一个城市不肯宽容失败,当地的创业氛围注定不会浓厚,年轻人会青睐在稳定的体制内奋斗终生。当陌生人来到这样的城市里,切身感受无非就是安逸,自然而然地“拒绝”了那些想要改变的年轻人。
  02 淘金者和卖水人
  宽容失败并非没有“副作用”,特征就是“路子野”。
  从淘宝时代的淘品牌,到“藏匿”在杭州大街小巷里的网红,再到互联网金融、区块链、人工智能等领域的追风者,正规军之外的草根创业者才是最能折腾的角色,并屡屡上演了“蚂蚁雄兵”一幕。
  2018年的P2P爆雷潮,张大奕的“网红第一股”如涵首日暴跌30%……这些在野路子上“认栽”的创业者,曾几度让杭州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。
  在其他城市里,他们可能会被塑造成杀鸡儆猴的负面案例。但是在杭州,却有着另一种可能性。“野路子”出身的创业者,留给杭州的不是这样或那样的造富神话,也不是爆雷后的一地鸡毛,反倒是优化了杭州的创业形态,有一批人开始去挖掘机会背后的机会。
  互联网上一直流传着淘金者和卖水人的说法,早几年的杭州还是以电商、泛文娱为代表的淘金者为主,可在《2019杭州独角兽&准独角兽企业榜单》中,这一局面早已有了很大的改观:所有例如准独角兽的企业中,企业服务的占比高达26.09%,以及阿里云、钉钉、e签宝、同盾科技等To B方向的创新力量逐渐成为中坚力量。
  当人口红利逐渐消失,整个互联网开始转向To B的时候,杭州再一次踩准了节拍,这些To B领域的领导者,在各自的赛道上抢先卡好了位。
  以 e签宝为例,作为电子签名赛道领跑者,一直聚焦自身造血能力,成为业内率先实现营收破亿的企业。2004年就携手浙江省市场监督管理局,率先打开了互联网电子签名的政务市场。近些年e签宝的应用场景覆盖至各行各业,以安全可靠的产品撬动整个To B领域。

  从体量庞大的淘金者,到逐渐崛起的卖水人,杭州的创业者已然找到了新的创业路径,也让杭州的创业生态不再因单一而脆弱。杭州有温山软水,也有骨子里的倔强,前者给了杭州对失败的宽容,后者赋予了杭州创业大环境以韧性。
  03 永不落幕的江湖
  除了“路子野”,独角兽的孕育还需要土壤。
  作为浙江省的省会,杭州有32家国家级孵化器、55家国家级众创空间、47个“产业特而强”的特色小镇……形成了一个又一个5公里的创新圈,让整个杭州成了一个“大孵化器”。
  杭州市政府对于优秀企业的支持和服务力度异常坚定,愿意倾斜资源花精力去培育,如当初支付宝大楼、菜鸟杭州项目提供政策服务上的诸多支持,浙江省政府与阿里云、e签宝在“浙江省最多跑一次”的政务合作、杭州市给予网易考拉等跨境电商企业的资源支持。

  不过,杭州对创业者的吸引力除了“硬件”,还有不可被复制的“软件”。
  为何互联网金融、网红经济、区块链、人工智能等新风口出现时,杭州的创业者总能拿到入场的门票?只靠创业园区俨然是不够的。目前注册在杭州本土的创投机构数已经超过1800家,其中VC机构超过500家,数量仅次于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。另外杭州的大部分众创空间和孵化器以“空间+基金”的形式运作,哪怕是不被VC喜欢的创业者,也有机会通过科技担保、融资周转的形式拿到钱。
  融资环境解决了企业发展的时间问题,杭州崛起的企业服务又提高了效率。
  比如一位刚刚起步的创业者,以往签一份合同至少需要三五天的时间,诸如e签宝的电子签名服务,可以压缩到几分钟的时间;阿里云的计算能力,为创业者提供了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基础设施; 同盾提供的安全技术,补齐了创业公司的安全短板… …传统企业讲求产业集聚,数字经济同样如此。
  有人将创业圈比作是一个江湖,迷人之处恰恰在于其不确定性,今天声名显赫的武林霸主,明天就可能被在深山老林中习得秘籍的无名之辈“打败”。
  杭州的特殊之处恰恰在于,从电商独大到泛娱乐、医疗健康、本地生活的齐头并进,再到企业服务的持续领跑,杭州无须为某家企业跑得太慢而止步,也无须担心错过任何风口。
  事实却也如此,像电子签名这样相对陌生的行业,美国的DocuSign早已拿到了百亿美金的市值,考虑到中国更为庞大的企业级市场,不排除在杭州诞生一个百亿美金电子签名企业的可能。而钉钉、阿里云、有赞等所面对的超级市场,则可能会为杭州带来千亿美金的想象空间。
  诚然,宽容失败的同时,也要让创业变得容易,这样江湖才不会落幕。
  写在最后
  创业就像是做一道菜,需要做菜的创意和方法,需要锅铲和灶台,也需要新鲜的食材,以及柴米油盐等调味料。
  杭州的聪明之处在于,并不在意创业者要做一道什么样的菜,不纠结创业者用什么样的方法做菜,不担心哪道菜是不是合胃口,而是为所有进来的创业者提供新鲜的食材,提供品类丰富的调味料。
  优秀的厨师从来都不是在严格的条条框框下做菜的,给创业者以土壤、氛围和宽容的心态,终会收获意想不到的结果。